香港一日|啧啧啧,开始砸学校了

一、砸母校

是的,他们开始砸学校了,自己的母校。

香港职业训练局下辖的将军澳香港知专设计学院,连续第二天遭到学生打砸破坏。昨天,超过200名蒙面黑衣学生,声称不满校方临时取消原定与学生会面讨论该校一名15岁陈姓女生的死亡事件。这名女生即前不久被暴徒大肆炒作的“浮尸案”当事人,即便当事人母亲声泪俱下地在媒体上“求放过”,但吞食人血馒头的黑衣人们并未就此消停。
蒙面黑衣学生砸坏教室内的电教设备。
成群结队的黑衣学生手持铁棍在校园内大肆破坏,教室电教设备、校园便利设施无一幸免,他们甚至撬开校长室的大门,投掷汽油弹纵火。火警响起,校园保安迅速赶到扑灭火情,所幸未酿成大祸。由于校园受到破坏,校方宣布今天开始停课。

暴力正在向校园内回流,这是一个非常值得警惕的苗头。

二、禁制令

止暴制乱,刻不容缓,香港律政司再有新动作。

今天傍晚,律政司以公众利益守护者的身份,向法庭申请临时禁制令:禁止任何人在互联网平台,包括但不限于“连登”和Telegram,有意图散布、传播、发布、重新发布任何资讯或材料;促进、鼓励或煽动任何人威胁使用武力;非法对他人身体或财物造成损害。

法官高浩文在听取律政司代表陈词后,颁下临时禁制令,有效期至11月15日。

在过去的《香港一日》里,《直新闻》多次披露暴徒利用互联网平台、社交软件进行所谓“任务布置、兵力部署、现场指挥”,像“连登”更是许多网络谣言的源头、散播“仇警情绪”挑唆未成年人走上街头的重灾区。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以法国、俄罗斯为例,在镇压暴乱与剿灭暴徒的过程中,当局警方与情报部门透过对这些社交平台的逆向追踪往往能够顺藤摸瓜,打破暴徒们“动员-集结-行动”的链条结构,效果立竿见影。

香港律政司眼下申请的禁制令应该只是一个开始,若想更加高效地止暴制乱,应不吝惜使用雷霆手段。

三、当严惩

《人民日报》今天发表《人民锐评|侮辱国旗 理当严惩》。就香港一名示威者因触犯侮辱国旗罪却被当地法院从轻发落予以评论。“锐评”指出,面对证据确凿、供认不讳的“侮辱国旗罪”,当地法院“从轻发落”、“网开一面”的做法立刻引起了香港市民的不满。有爱国爱国人士直言:对香港的法治很失望。

实际上,这远不是香港法治第一次令人失望了。此前,大陆媒体大多抱着尊重香港法治的包容心态“少说几句”。现在,当暴徒们开始肆意对国旗上下其手的时候,有些话就当讲则讲、不必客气了。

考虑到香港司法体系的特点,首案判例具有标志性作用。“侮辱国旗罪”的首案就以“扶老奶奶过马路200小时”了事,显然很难对更多潜在犯罪行为起到震慑作用。《直新闻》特约评论员陈冰在《直播港澳台》近日的节目中列举了各国对“侮辱国旗”的原则。

依律重判!

若考虑到前不久“在美国驻港使领馆外涂鸦”就被判处入狱4周的重判判例,香港法院如此“厚此薄彼”的确很难服众。

真正的法治应该一视同仁,不能容许“双重标准”的存在。

四、再衰退

港府今天公布第三季度经济生产总值预估数字:第三季经济增长按年下跌2.9%,连续两季负增长,意味着:香港经济已经陷入技术性衰退。

在昨天的《直新闻》订阅号推送里,接受我们专访的香港大学亚洲环球研究所所长、冯氏基金讲席教授陈志武先生非常浅显易懂地讲解了香港“暴力不止,经济不苏”的道理。失去安全感的各国企业、投资者会“用脚投票”,香港这个世界金融之都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跌入经济衰退。若抛开世界经济与中美经贸摩擦的大环境,香港经济面临的困境也颇有些“自己给自己挖坑”的成分。

今天《直新闻》的一些香港朋友透露,昔日“从来不愁生意”的某些奢侈品商店这些天陆续开始裁员。由于门可罗雀,许多店员、“柜姐”只能天天“罚站”,店家只能无奈裁员。

纵容暴力恶果已现,吃苦的还是寻常百姓。

五、大魄力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公报今天正式发布。公报全文三次提及“一国两制”,其中一段可谓“信息量巨大”。

全会提出,坚持和完善“一国两制”制度体系,推进祖国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是党领导人民实现祖国和平统一的一项重要制度,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个伟大创举。必须严格依照宪法和基本法对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实行管治,维护香港、澳门长期繁荣稳定。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要坚定推进祖国和平统一进程,完善促进两岸交流合作、深化两岸融合发展、保障台湾同胞福祉的制度安排和政策措施,团结广大台湾同胞共同反对“台独”、促进统一。

“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掷地有声,余音绕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